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4年1月31日 星期五

影評:《我要…17歲》:援交與母親

《我要…17歲》:援交與母親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4年1月30日)

(警告:劇透)法國導演奧桑的電影少不了情慾和懸疑兩大元素。相比其舊作,《我要…17歲》顯得平淡,沒有太多峰迴路轉。《我》片以少女援交為題材,雖然戲中有人死於非命,劇情張力卻不在於此。主角Isabelle在一次性交易中,年邁的客人「馬上風」斃命,她落荒而逃,但警察很快便找到她,沒有甚麼懸念。導演帶著觀眾去解的「謎題」似乎是:Isabelle為甚麼要援交?《我》片有意識地提及「少女援交」背後那些老生常談的「原因」,但輕輕的便繞過去了。Isabelle只是一個少女,行動背後沒有清晰意圖。自從她在暑假時與一個萍水相逢的德國男生初嘗性之愉悅之後,便繼續藉著性去探索自我。到底她追求些甚麼?


Isabelle藉援交賺錢,但她根本不缺錢。說她缺乏父愛嗎(客人都是成熟男性)?她早年父母離異,但生父跟她關係良好,母親再婚後也是一家和諧。母親和後父也是思想開放的人,Isabelle帶男友回家過夜,無任歡迎。因為客人猝死,她援交的事被揭發,母親打了她幾個耳光,還是按「正常程序」拉她去見心理治療師。但是專家也沒有清楚解答「為甚麼援交」的問題。奧桑像不斷跟觀眾玩遊戲,你以為故事要走往某方向,我偏偏要轉彎。一開場Isabelle被其弟弟窺視,在男性眼中是慾望對象,她心裡明白,更會反客為主,成了慾望的主體。最後死者的妻子跟她見面,一個理應最憎恨她的人反而顯示出接納和欣賞:「妳真是年輕又漂亮」,更坦言年輕時也想過「援交」── 這份真誠跟Isabelle的母親的偽善(跟別的男人有曖昧;表面上思想開放,但從未真正接納女兒)成了強烈對比。在性的探索歷程中,少女所追求的可能不是父愛,而是母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