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4年1月23日 星期四

評施舜翔論《星光大盜》/《閃閃靚賊》

評論一篇有關電影The Bling Ring (《星光大盜》/《閃閃靚賊》)的評論:
施舜翔:拜金淫蕩且永不回頭:從《星光大盜》看父權社會規範 @ 後女性的魔鏡夢遊 :: 痞客邦






這不是電影評論,而是借電影闡釋自己認定的理論。作者自己也說電影內容不重要,戲外的迴響才重要,也就印證了這一點。問題是作者對電影內容的閱讀及對輿論的理解不無偏頗。文章開首說作者看戲時聽到身邊的女觀說「太誇張了」、「拜金女」和「好不檢點」,指這些評語是男人批評女人的詞彙。或者「拜金女」算是「批評女人的詞彙」,但為甚麼「太誇張」和「不檢點」是男人批評女人的詞彙呢?再者,經驗事實是作者聽到身邊的女人批評電影中的女人,為甚麼女觀眾的評語就是「男人批評女人詞彙」呢?但作者自己是男性,他批評女觀眾的辭彙為何不也是「男人批評女人的詞彙」呢?

作者又想指出,觀眾覺得戲中角色有問題,不因為他們犯法,只因為那都是女性。但這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戲裡戲外作賊的有男也有女。但作者有意無意地忽略了這一點,硬是要把這齣戲(主角是賊是女性)和其他電影(主角是賊是男性)作對比。作者說電影世界中男人作賊的形象就是酷,女人作賊就是笨。真的嗎?作者看過多少齣電影?或者問:作者認真並細心地看過多少齣電影,as the story is told?

作者以<<決勝21點>>為例,說主角也是犯法而求財,其主角形象就是高明,對比The Bling Ring的女賊形象是醜化的。只是作者覺得高明嗎?抑或他看不下去中途離場了?<<決勝21點>>講主角為了賺學費,加入一夥會計數和打暗號來在賭桌上贏錢的人,靠的是技藝。根據維基百科,主角後來貪勝不知輸,賭場找他麻煩,自己一夥又內鬨,終於受到教訓。這樣有多「高明」?電影沒有對主角「走偏門」加以批判嗎?抑或「踏實做人」也是一種「父權道德」?
結局顯示Emma Watson 並無什麽批判父權道德的agenda,而只是虛偽、自私。那一夥青少年並不如作者所言,反映出「後女性主義時代中,少女所享有的權利和自由」。入屋行竊是哪一種權利?作者又說戲裡的女角被視為有罪,因為她們放縱情慾,那也是父權道德的宰制。他真有好好看戲嗎?這齣戲有床上戲,但不是重點,佔戲比重甚小;劇情主線是他們渴望成為明星一樣滿身奢華,四處炫耀,不惜去偷。第一個決定入屋偷盜的女孩和那個任她操控的男孩竟然沒有相遇第一天就上床,而一直只是朋友/伙伴關係,跟其他西方電影比較,已經可說是純情。要說女性自主情慾,電影有很多,但作者偏偏就找一齣不對的來用,硬塞進其理論論述。

作者硬是要把劇中主角描寫為有自主意識、有慾望、有抗爭的主體性,更說Paris Hilton 及Lindsay Lohan「靠著性愛錄影帶、緋聞造勢以及推出自我品牌的過程中,打破貞潔迷思、操弄陰性形象、席捲大量資本,挑戰了父權社會理想女性的期待……」Please~ Paris Hilton的sex tape流出肯定是她自己幹的嗎?即便如此,她成為了無數男性窺淫的對象,並得到了知名度(當中有沒有賺錢對她來說根本沒有意義),就是挑戰父權?還是迎合?而Paris Hilton 醉駕、Lohan吸毒和偷竊等行為,也是一種自主的對父權體制的抗爭嗎?

作者提起了Ariel Levy提出的"Female Chauvinist Pigs"論述,並加以駁斥。Levy說現在女性的所謂「情慾解放」現象實際上是讓她們繼續/再度成為男性的性對象。作者不認同,說其實男性感到這些性感女性「具有威脅性」,以「蕩婦」和「拜金女」等語彙加以羞辱,並以Emma Watson在戲中的性感形象被某些人批評為例。那些人更喜愛她在哈利波特的形象,不喜歡其新形象。但作者有沒有考慮過並討論過有更多更大量的網友喜歡她性感的新形象?有些人喜歡性感女星,有些人喜歡純情的,有些人不喜歡人拜金…… 作者根據甚麼去分類,認定那些批評女星性感形象,也不喜歡拜金形象的是同一類人,且同是男人?OK,也許包括了很多女人,很多服膺了男權意識的女人。那麼為何那些喜歡女人性感的男性就被排除在外?抑或,那也是父權--- 總之就是男/父權不好。

作者更指電影中有三姊妹從小被母親培養為「正統的」、「值得被效法」的現代女性。其實那不是「正統」,那母親是有意識地把女身培育為明星,影響了她們的價值觀,間接解釋她們的行為。母親期望女身是與別不同的,而非「正統」的。她不是要女兒學習Angelina Jolie成為一個「陽剛化」的女人(她明明是性感女神,典型的男性所渴求的女人啊)--- 要說「陽剛化」何不以希拉莉為例?--- 但作者硬說女兒就是不想陽剛化,要陰柔,是為一種自主慾望的對抗。這是文本理解的基礎問題呀。Angelina Jolie不陰柔?Paris Hilton才是陰柔?Angelina Jolie和Paris的分別,是前者兼備陰陽二性的特質於一身;以其招牌角色「盜墓者羅拉」為例,她不是一個等待英雄救援的弱女子,也不是變了英雄的「男人婆」,而是集性感、智慧、意志、力量於一身的綜合體。而Paris的形象,不論是媒體塑造、大眾慾望還是她自我營銷的策略,都是迎合並增強資本主義和傳統男強女弱的父權意識。作者要講(後)女性主義,竟然貶Jolie而捧Paris Hilton ?

之後作者講到電影中,Emma Watson的角角「改過自身」,是「辣妹過招,死不認錯」,暗指是對Levy那一類女性主義者摑了一巴掌。他完全無視角色死不認錯,不論怎樣都找機會自我營銷,是消費主義意識的終極勝利。這一夥人在消費主義社會中長大,重視的不是物質而是符號消費(要名牌,要靚,要威,要自拍上網,要別人看著自己),連家庭教育都以此為尊,朋輩交往以此為軸,傳媒工作以此為血肉。作者把甚麼道德都說是父權宰制,但為何偏偏忽略了資本主義和消費主義社會中女性作為主體和客體是怎樣的?為何資本主義就不是父權?怎樣避免以「女性主義」為名為資本主義說項?

當然,評論者也不能因為自覺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很重要,而扭曲文本,硬說「戲中角色偷東西是罪嗎?其實那是資本主義道德。那些有錢人收藏那麼多物品是浪費,才是罪!一夥主角不是偷竊,而是抗爭!」

*延伸閱讀:

影評:《閃閃靚賊》:看著我!看著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