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4年6月3日 星期二

香港漫畫與六四

香港漫畫與六四


(刪節版原載於2014年06月03日「730視角」)

香港土炮漫畫一向予人的印象都是打打殺殺,千篇一律。但看多了,不難發現不少本地漫畫家會把自己對社會、政治和歷史的見解滲進其作品之中。民族主義固然是最常見的一種,例如馬榮成從《中華英雄》到《風雲》都是不斷講日本侵華;溫日良廿多年來則在《黑豹列傳》、《末日戰狼》、《天煞狂刀》和《赤柱飯堂》等系列,到最近的《末世北斗》中再三描寫中、日、美之間的糾結。然而當中有一個對於香港人來說特別重要的事例,就是1989年的六四事件。二十五年來,斷斷續續地有漫畫家在其作品中直接或間接地指涉這場在北京發生的大屠殺。

1989年,北京的血腥鎮壓發生後,劉定堅編劇、戇男主筆的《戇男故事》中不單中斷本來敍事,加插進一眾角色披戴黑紗悼念的情節,更插入一格主筆心聲,說明工作人員和角色皆一起悼念死難者,高呼「暴政必亡!中華民族萬歲!」。韶光荏苒,中共一直在大陸禁止人談及六四,在其取得香港主權後,香港人對六四事件的觀感也漸漸轉變。因為中國經濟實力越來越強,中港交流更頻繁,越來越多香港人認同「鎮壓是迫不得已」和「沒有鎮壓中國便不會發展得這麼好」等論調。2009年是六四二十周年紀念,時任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在立法會自命「代表整體香港人的意見」,發表以上「屠殺換繁榮」的論調。另一方面,一向缺乏歷史感的香港人則不聞不問,漸漸淡忘。但那一年有些漫畫家在作品作表示他們對六四事件並未淡忘。那年「六四」剛好是兩本漫畫的出版日:鄭健和的《殺道行者》123期講到邪惡軍團侵襲男主角所管治的「城寨」,城寨居民和反抗軍被逼退到中央廣場,傷亡枕藉。主編透過邪惡軍團的團長的心聲「今日屠城的真相,將永遠不會有人知道」諷刺當權者掩飾史實;另一本永仁主編的《絕代英雄》20期,則有一幕皇帝打仔,以「血肉屠城」和「鐵甲圍城」作招式名,聲言不忠者皆要殺滅。





戇男故事
戇男故事

殺道行者123期

五年過去,香港仍未有普選,廿三條仍未立法,當權者則在輿論戰場上反守為攻。親共組織以「六四真相」為名,改為散播「解放軍才是死難者,學生是暴徒」的逆向信息。其實這種論調從來都有,當年的民運從溫和抗爭逐漸變得「勇武」也是不少研究者的共識(中共內部也是溫和派被激進派奪權)。其實在回歸前出版,溫日良主編的《末日戰狼》第10期「血染的風采」中,便講述一個解放軍官,本來在民運時期極力克制,但同袍被暴民殺害,他激忿下便屠殺了數千人,事後改名為「六.四」,用意是「警惕自己做事要狠辣」,為了「國家」可以殺死千萬人民。鄭健和則心水較清,在近期出版的《大軍閥》創刊號裡,講述殘暴又虛偽的大帥死去,人民聚集在大帥府外請願。官員沒有立即出兵鎮壓,原來只為等待「合適時機」──革命軍來了,軍隊終於可以出手,但首當其衝的卻是絕大多數和平的請願者。這橋段以戲仿形式間接地回應了所謂「六四真相」。其實真理越辯越明,倘若當權者光明正大,何不容讓民間有公開研究、採訪和討論的自由,反而極力打壓?


末日戰狼10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