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影評:《催眠大師》:驚喜來自穩陣

《催眠大師》:驚喜來自穩陣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4年7月30)

中國電影不只有大而無當的賀歲大片和曲高和寡的獨立電影,近年越來越多兼具娛樂性與內涵的二線作品,其實是電影產業越趨成熟的表現。《催眠大師》明顯以荷里活B級商業片作目標,在製作方面做得精細一點,並且有一定的信息內容,不會只有奇觀卻華而不實。

 雖然《催眠大師》還算不上是傑作,但定位清晰,算是刀仔鋸大樹(坦白說比很多同類型的香港電影更好)。電影的主題和取材經過精心計算,略去中國特色,不像古裝大片那般拼貼傳統元素,也沒有當代社會實況的描述。劇本著重「普世性」的人性關懷:罪咎與救贖、壓抑與釋放,這樣的故事易為大眾接受,也方便賣埠(早前傳出了有幾家外國片商洽購版權改編的消息)。 

《催眠大師》的類型是心理懸疑,滲進了一些靈異元素──但比較熟悉中國電影制度的觀眾都知道國產片是不能有鬼的。導演以燈光、佈景和音效等營造緊張氣份,都是常見的手法,不過不失。懸疑類型是一把雙刃劍,開局容易收局難。通常上半部會設下伏線、鋪展謎題,理想的話大多能把觀眾的注意力「吸住」。但真正的挑戰在結局,解謎和逆轉(twist)之時若果令人感到犯駁牽強,就會成為電影的「死因」。不過《催》片野心小,雖然有些人把它跟《潛行凶間》相比,但格局差很遠,前者集中於一個場景、兩位主角。其他配角出場時間十分有限,呈現出一個相對封閉的世界,更容易自圓其說。反而有些電影野心太大,創作者把很多想法和信息硬塞進戲中,既要設定一個創新的世界觀,又想給觀眾一些「驚喜」,結果往往弄巧反拙。有些評論者會略嫌《催》片在謎底解破後變得平鋪直敍,猶如落雨收柴,把該交待的都直接交待。但這其實跟電影「寧走一小步,毋跨三大步」的保守策略相通──最少不會露出明顯破綻讓觀眾只說一個「爛」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