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4年10月16日 星期四

影評:《愛我請說謊》:向現實低頭的浪漫

《愛我請說謊》:向現實低頭的浪漫

(原載於《時代論壇》一四一四期.二○一四年十月五日)


這是一齣由漫畫改編而來的日式純愛電影,販賣的是清新、甜蜜、夢幻。電影以流行音樂工業作故事背景,男主角是富有才華的作曲家,女主角是新晉女歌手,難免令人想起較早前上畫的《一切從音樂再開始》(Begin Again)。《愛我請說謊》的劇情圍繞「因為愛你所以騙你」的主軸開展。入行不久便己漸漸心灰意冷的男主角小笠原秋(佐藤健 飾)在河畔即興作曲之時,遇上對他一見鐘情的中學女生小枝理子(大原櫻子飾)。因為秋不欲別人因為其著名作曲家身份才與其交往,所以隱瞞身份,胡亂作了個名字。另一方面,因為秋本來的女友是樂壇天后,卻搭上了唱片公司的金牌經理人,秋便與她分手。秋遇上理子後,便說自己最討厭唱歌的女生,這是另一個謊話。然而理子正是一個熱愛唱歌的女生,會跟男同學組團在街頭演出,因此理子也須跟秋撒謊。


當然,戲劇裡,謊言的功能往往就是等待被揭破。那個金牌經理人在街上聽到理子的歌聲,決定把她和伙伴們培育為樂壇新星。在這種「剛剛遇著啱啱」的橋段之下,秋和理子當然無法互相隱瞞下去,但這卻沒有成為他們感情的障礙。成為障礙的是日本藝能界的潛在運作規則--秋和理子被「狗仔隊」拍攝到接吻照片,公開後便會影響理子的形象。為免理子一出道便星途受損,秋唯有接納經理人跟傳媒之間的「魔鬼協定」,把秋跟其天后前女友「拍拖」時的照片公開作交換,並藉緋聞幫助她的唱片造勢。另一方面,秋便要跟理子撒一個最大的謊:「我不愛你」。電影多次通過男主角的畫外音獨白透露,即使他多次說謊,理子仍說他是個誠實的人,因為她總能透過他譜的樂曲而了解他的真正心意。在愛情線上這種「因為愛你才說不愛;因為真誠才說謊」的悖論,跟「音樂工業多詭詐但販賣的其音樂卻充滿真誠」的矛盾互相呼應。
談到《愛我請說謊》的劇情,用大陸網民的用詞可說是「狗血」,用香港觀眾的說法應是「好TVB」。正常人並不會在主角們決定說謊的情景中說謊,因為明知很快就會被識穿,後果會更麻煩。不過,電影既然定位了走純愛偶像路線,那些「因愛你才說不愛」的設計只求浪漫效果,寫實性和合理性便不用強求了。

就浪漫說浪漫,還是有些地方可以商榷的。現實與理想的衝突這樣的情景設計也是浪漫的泉源。男主角明明是樂隊中最俊俏的一個,卻偏要退到幕後專注創作;他又嫌充滿理想色彩的創作路途被商業運作所操控,從心而發的激情為理性的計算所制,萌生去意,這都是浪漫主義的。然而創作者並沒有打算透過這作品表達「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熱血精神,一方面揭露流行音樂工業的「黑暗」部份,直面其高度商業化的問題(例如理子的組合一出道便要為某汽水品牌作代言人),卻沒有批判下去,反而是接受它並順服。導演一方面提示觀眾「嵌入式廣告」滲入創意產業,另一方面坦然地讓電影成為「嵌入式廣告」。最明顯的一段是,理子說汽水有檸檬味,而秋在她嘗一口後親吻她,說真的有檸檬味。另一個「對現實低頭」的例子是:在「狗仔隊」事件後,秋因為不欲影響理子的星途而說謊,是為出於愛護的動機。但他愛上理子,不正是因為後者是其知音嗎?真正的浪漫為何不是兩人為了音樂的理想而膽敢擺脫流行音樂工業的宰制呢(就這一點正好和《一切從音樂再開始》的結局作出強烈對比)?而金牌經理人雖是反派,其地位及想法始終不可動搖。結果,「浪漫」的注大都押在佐藤健的定格「chok樣」和男女主角在雲彩下親吻的唯美畫面之中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