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影評:《山本五十六》:戰神變聖人

《山本五十六》:戰神變聖人



(原載於2014年10月28日730視角」)

有《日本海軍戰神》之稱的山本五十六,在二戰時擔任海軍聯合艦隊司令長官。這齣戲集中在他參與二戰直至陣亡的事蹟,把他描寫得正氣凜然。他作戰時,一身軍服總是燙貼潔白;閑時上岸,也是白色洋服加一頂白帽子,令人想起《風起了》的主角崛越二郎──都是本性反戰,卻身不由己的人。

役所廣司所演繹的山本五十六不只是個充滿領袖風範的軍官,也是個仁慈的老饕。編劇加插了不少山本邊吃邊談的場景,嘗試增加其親切感,而不只是一個高高在上的「戰神」。這也是一種「聖人化」的手法;對著犯錯的同袍,他處之泰然,反而令其羞愧痛哭;對著食店裡的小女孩,山本則特別溫柔細心,像個慈祥的爺爺。人皆知山本是武將,說故事者便突出其陰柔一面,以平衡的策略來描寫人物,有點像《孔子決戰春秋》,強調孔子不是文弱書生,而是「前世諸葛亮」,既能百步穿楊,也能調兵遣將。

戲裡的山本在他人面前往往是運籌帷幄的從容樣子,其實內裡百感交集。役所廣司這種資深演員,渾身是戲,演繹上雖說不上驚喜,但可說是十分稱職。雖說山本五十六是反戰派,然而軍令如山,在東條英機掌權之後,山本還是要參與戰爭,策劃了「偷襲珍珠港」一戰。他明知美國力量龐大,欲以快打慢,逼美國盡快與日本和談,以戰止戰。但觀眾或許會問:既堅決反戰,何不辭官還鄉?這種日式「命運播弄」的敍事或許未能使中國觀眾產生同情,「神風突擊」一幕的悲壯描寫更使其難以投入。那麼,在歷史傷痕的糾結之下,把山本五十六「聖人化」的手法,會否造成反效果?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