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5年1月30日 星期五

影評:《頭條殺機》:一個《新聞報道》成了「台慶劇」的時代

《頭條殺機》:一個《新聞報道》成了「台慶劇」的時代


[原載於《時代論壇》1429期,2015年1月18日]
(又名:獨家腥聞 / 夜行者/ Nightcrawler)



科技是中性的,資訊也沒有良知,在這個資訊科技主導的世界,資訊只是一種跟金錢和權力互換事物。《頭條殺機》(Nightcrawler)所揭示的傳媒業並不是甚麼「第四權」,也跟公眾教育無關,只是一門生意。主角Louis本來只是一個失業鼠竊,受過任何專業訓練,最後卻成為了一個新聞製作公司的老闆,邁向成功之路。因為科技發展,一個普通人不用太多錢也能買到攝錄和剪接的儀器,技術也能自學。Louis的「營商之道」也是從網上商務課程學回來的。他學會了一大堆接近廢話的「原理」或「金句」,學懂以生硬的笑容配合自我推銷的辭令,也許也從中領略了一些跟人討價還價的策略--然而他只懂價格,卻不知價值。


Louis的拍攝題材並不在於「新聞價值」而是「新聞價格」。當他發現「自僱突發記者」是一門有利可圖,而且門檻極低的生意時,便一頭栽進去了。觀眾漸漸發現他是一個沒有良知、沒有感情的人;也可以說,Louis是現代資訊社會的魔性之具體呈現。傳媒到底也是生意,商業競爭激烈,新聞越來越嗜血,觀眾口味也越來越重,惡性循環,已是老生常談。為了降低成本,商業機構僱傭零散化,連新聞業也不例外,才給Louis這種沒有受過專業訓練的人有機會入行,專門拍攝深夜發生的意外和罪案。Louis對此自是如魚得水,長期自學的習慣讓他很快便掌握了「越血腥越好賣」的竅門,也聘用了一名工作經驗更少、更窮,卻沒有他那般冒進的年輕人作助手,讓他在追趕新聞的同時可以實踐一下自學回來的商業知識--其實也是一些「假大空」的「語言偽術」而已。既然沒有甚麼專業倫理和價值規範,只有煽腥色的需求,Louis後來更肆無忌憚地擺弄案發現場、虛報消息。


飾演Louis的Jake Gyllenhaa犧牲了本來的俊削面容,減重了三十磅,凹陷的臉容上瞪著唬人的大眼睛,反射著不知從哪而來的燈光,猶如電視機的屏幕,十分詭異。Jake Gyllenhaa很傳神地演繹出Louis那一種虛偽的特質,並不是人前人後兩張臉,或言行不一這等一般人身上也帶著的缺點。Louis的虛假背後,並沒有真誠存在。Jake Gyllenhaa很有技巧地讓Louis時常掛著一副「面具臉」,但這面具是不會有卸下來的時刻。他並不是把臉譜內化了,而是面具後面根本甚麼也沒有。這其實是嗜血傳媒商業的「魔成肉身」:新聞不再「傳真」,人們再沒法從「虛假」的報道層面回到「真實」的現場,因為現場也沒有真實。Louis是典型的「反社會人格」角色:沒有憐憫心、愛操控別人、習慣撒謊,性格結合工作,結果便是親手促成罪案,視人命如草芥,只為了得到獨家的精采畫面。所以「案發現場」也不是真實的,罪惡源頭反而來自觀眾。然而,觀眾也不是唯一的源頭,因為慾望與貪婪已充斥於整個制度與文化中,呈螺旋式沉淪之勢,因此Louis能反過來使其他富有經驗的專業新聞工作者墮落,繼續培養大眾的惡性口味。Louis那雙屏幕般的眼睛,沒有靈魂,是沒有內涵的平面,只會倒映著虛無。

最後手沾了血的Louis事業更上層樓,繼續以「語言偽術」剝削別人,以製作戲劇的手法來報道新聞--這都令人無法不想起今天的香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