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5年2月13日 星期五

影評:《緣來不是我女友》:距離與浪漫

《緣來不是我女友》:距離與浪漫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5年2月3日)

(劇透)
距離是不是愛情的最大敵人?可肯定的是「距離」是愛情電影中一個常見元素;可以是具體的,也可以是抽象的───所謂「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在你面前……」。

最近兩齣愛情片《緣來不是我女友》跟《戀10,000公里的愛》都涉及戀人分隔兩地的橋段;比較之下,前者更著重心理上的隔閡,從中製造浪漫感覺;後者則寫實地刻劃跨越大洋的愛情,訴說一個傷心故事。

跟距離相對的是性愛之親密,同樣在兩齣戲中佔有重要位置。《戀》從床上開始,顯示主角二人之親密;最後以失敗的性愛結束,殘酷地點明那種從物理上的距離而產生出的感情隔閡,並無法透過肉體的重新緊貼而回復。《緣》卻跟其他自由開放的西方愛情電影反道而行,雖把性事當日常生活話題,行動上卻不斷推延,保守反變了浪漫。男主角Daniel Radcliffe近年致力擺脫「哈利波特」的形象,但他在《緣》中還是有點哈利波特的影子:寄人籬下,充滿潛質卻正處於人生低谷。他的英倫特質可說是一種「文化距離」,被利用來跟開放的北美文化相對。在其他進取主動的男角襯托下,他的謹慎便轉化為魅力,跟女主角在「戀人未滿」的曖昧地帶中徘徊。

「最遙遠的距離」之反面,其實是「你在我面前,而我假裝不知道你愛我」。後來男主角表明心意,女主角突然翻臉的一幕,寫得有點牽強,然而距離感的重要性或許有助解釋其轉折:男方的積極讓女方以為他跟其他男人一樣,於是曖昧便跟著「距離」一起消失了。

真相被揭破,便無浪漫可言。距離未必是愛情的敵人,但浪漫也未必是愛情的朋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