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6年1月21日 星期四

劇評:《太平山之疫》:色香味俱全,欠了點營養



《太平山之疫》:色香味俱全,欠了點營養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6年1月19日)

「抓到老鼠應放生嗎?」網上有人這樣問。源於某家用籠子抓到了老鼠,有網友戲說「看起來好可憐,不如放生吧」,其他人說「好,放在你家門口」。老鼠不是哈姆太郎,牠背後是可怕的歷史記憶,是黑死病的象徵。
歌舞劇《太平山之疫》以1894年在香港爆發的鼠疫為背景,講述一個華洋衝突三角戀故事。表現最出色的一環是美術──主要是宣傳海報和場刊。場刊中最好看的是相關史料。
其他環節呢?香港話劇團用心製作了一個宏大、華麗的演出,話劇和歌舞部分相間,力求不讓觀眾面對著沉重的歷史題材時感到沉悶。不過,其炫目處恍如肥皂泡上的彩虹,欠了點深刻。中西醫學面對疫症而束手無策的歷史是背景,但今天回看這段歷史的意義是甚麼呢?其實信息是很清楚的:華洋欠互信不好,齊心合力是王道。
 
主角們的三角關係直接對應文化之間的張力:兩個男主角,一西醫、一中醫;女主角也是中醫,但捨身給西醫作研究。他們全出身於同一中醫世家,那麼男、女主角作為香港的隱喻也是頗明顯的。
這些信息並非甚麼創見,要表達也不需要兩個多小時,造成拖沓之感。連場歌舞悅耳養眼,但其內容大多是角色抒情言志,於情節推動之作用不大。歌詞古雅細緻,但非觀眾習慣的日常語言,偶爾分心看字幕,有礙於投入。
演員唱歌的精力都放在運氣、用聲、音準等技巧之上,雖有投放感情,但顯然歌唱並非他們專長,用力演唱之時便顧不及演戲。某些人物心理和情節上的轉折未免有點草率,倒不如少唱一點,多演一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