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6年3月2日 星期三

影評:《抖室》:超越緊張與療愈

《抖室》:超越緊張與療愈


[原載於2016年03月01日am730「730視角」]
《抖室》結合了驚慄與療愈,然後超越了兩者,並不只是兩種類型元素的混合。在一次駭人罪案中,小孩子從一次創傷所生,卻也是其母親的救贖。對《抖室》的主角Jack來說,罪惡、創傷和療愈是成年人的經歷,卻不屬於他。這齣戲可說是為成人而設的「兒童電影」。
《抖室》前半段是典型懸疑犯罪片格局,描述主角兩母子長期被困在狹小房間之內的生活型態。後來神秘男子出場,當觀眾期待真相會逐漸顯露之時,女主角Joy卻一口氣把前因解清,懸疑感盡散,急轉直入鬥智鬥力的逃生段落。緊張歸緊張,看到這裡,還道時候尚早,猜度會否有多次逃生考驗,期待著更多峰迴路轉──沒有。這齣不是《失蹤罪》。Joy母子重見天日,才面對真正考驗:司法程序和媒體追訪大概只是一時煩惱,但「一家團聚」之美夢卻已破裂難返。

兒子的煩惱卻無關修補過去創傷,為他在斗室中成長,沒有失去過甚麼。對他來說,禁閉房間反而是個安舒區。他自出生起便依附著母親,發展遲緩,標緻臉容和一頭長髮使他看來像女孩,不如其他孩子早已經歷「男女有別」的社教化過程。離開斗室以後,Jack驟然面對如此複雜的世界,每天都是歷險。而最教他不慣的是母親的轉變,因為後者的經歷轉折遠非他所能理解。

雖然Joy也是主角,但編劇對她回家後部分情節刻意語焉不詳,只留片斷,從而讓Jack的兒童視角優先,對常見的療愈敘事提出嶄新角度。不論是療傷還是成長,原來都要學懂告別心靈裡的「房間」。當成人只見四面囚壁之時,孩子卻能看到一扇天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