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

《未竟之路》:係路唔係路

《未竟之路》:係路唔係路

(刪節版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6年4月15日)



在人人皆可拍片的年代,獨立紀錄片不囿於所謂客觀、中立、宏觀的框框,可以偏狹、主觀、私密,但仍須準確和真誠。《未竟之路》是大學生拍攝大學生的獨立製作,雖跟雨傘運動有關,卻非綜覽式描述事件,而是刻劃兩個人物偶有交錯的人生軌跡。


這類獨立紀錄片不是歷史教科書的一章,而是時代的切片。導演聚焦在馮敬恩和許彤兩人身上,紀錄他們在雨傘運動前後的轉變。馮敬恩在片中出現時,相對於兩位時任學聯領袖周永康和岑傲暉,只有輔助性的角色;在影片尾聲,當學聯的光環隨著運動挫敗而減褪時,馮敬恩仍未成為那個即將在香港大學校委會內「單挑」一眾權貴的新聞人物,但其獨當一面的學運領袖風範已漸漸顯露。曾在英國國會講論《中英聯合聲明》在港實施狀況的許彤,則從一個會被警察霸道的執法行為嚇到的途人,漸變為一個自行製作抗爭宣傳品的活躍份子。《未》把人物置於事件之先,描寫新世代的人在時代變局中如何產生出新的文化意識,即英國學者Raymond Williams筆下的「情感結構」,指向在馮、許二人切身經驗中所冒現的感受和行動,雖仍有待清晰的陳構,但簡言之就是「求變」的本土意識。


片名取自Robert Frost的詩〈The Road Not Taken〉 ,準確地捕捉到新一代人求變的決心。即使無法看清目標和路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要「make a difference」,只有冒險探索才可能創路--因為最多人在走的那一條實在「唔係路」。

不過十年之後,創路者驀然回首,會是怎樣的光景?《未竟之路》沒有為主人翁身處的社會背景作很多旁述或簡介。今天出席放映會的觀眾,在不少留白之處大可自行「腦內補完」,因為距離影片中所描述的事件記憶猶新--但形勢轉變之劇,其實回看兩年前的片段已有點陌生感(也意味著歷史感)。若果十年後再把這紀錄片給人看,不知觀眾看進去的是甚麼?對時代光影的捕捉者來說,這也是一種考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