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影評: 假貨比真品還好:葛優的造夢公司三部曲

If sub specie aeternitatis there is no reason to believe that anything matters, then that doesn’t matter either, and we can approach our absurd lives with irony instead of heroism or despair.

── “The Absurd.” Thomas Nagel
世界唔夠好,就笑夠佢為止
講起「中國」很多人就想起「荒謬」,那麼中國喜劇當然也是充滿荒謬。然而「荒謬」的意味模棱兩可,有些人總連著「可笑」兩字來說,有些人卻會想起沉重的「存在主義乜乜乜」。這世界很荒謬,這是很多人的人生體驗,也是某些哲學家客觀理性地思考後所得出的結論。「那麼人生也是沒有意義的了」有些人會這樣想,也有人會以「自由」和「意志」等主觀的方式去回應,以抵抗的態度挺立(如喪事喜辦)、以創造的姿態爆發(如多難興邦)──但這實在累人。哲學家Nagel對荒謬世界的態度則「從輕發落」,提議以冷嘲熱諷的態度來面對。
喜劇的姿態當然是以輕為主,卻也會被人批評為「犬儒」,而犬儒是「新自由主義」的一種文化表徵。改革開放年代的中國,亦被一些學者視為「新自由主義時代的中國」。新自由主義本指開放的市場經濟,個人可以自力更生,甚至白手興家;東亞研究學者任海提出,這些在新自由主義中國出現的公民模範是「企業主體」(entrepreneurial subject),是精於計算的經濟理性者[1]。由葛優主演的《頑主》(1988)、《甲方乙方》(1997)和《私人訂製》(2013)三齣喜劇就是圍繞「企業主體」來講故事,其中兩齣由馮小剛執導,三中有二由王朔編劇;題材和結構也相近,主角都是一家小公司裡的老闆和職員,業務都是為顧客度身訂造地「解難圓夢」,各以不同個案拼成一齣長片。有趣的是,他們的客戶需要其服務,正在於他們都不符「企業主體」的模樣,更像是「新自由主義中國」的發展大道上被擠往一旁的沙石……(繼續閱讀


(原載於映畫手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