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6年12月13日 星期二

《身後仕》:不成功,衰父幹?

《身後仕》:不成功,衰父幹?


(原載於 2016年12月13日am730 「730視角 )

(劇透)新加坡電影《身後仕》以死刑執行官為主角,風格紥實,戲味濃郁。當代死刑議題扣連著「尋根」與「弒父」等古典格局,兼顧了時代性與人性深度,只嫌結尾「扭橋」略為刻意及陳套。

反對死刑的原因包括:避免殺錯好人,以及認為懲罰不為報復,而為讓人改過。《身後仕》主角艾曼走上懲教之路,充滿著矛盾。他本是死囚遺腹子,當過暴風少年,後來從軍改正,轉職後希望在監獄看囚犯改過自新。怎料艾曼落腳死囚監獄,甚至被死刑執行官拉希姆相中為接班人。艾曼面對著身份危機:一方面尋索父親的足跡,尋到父親被處死的繩索和劊子手那裡(當年處死艾曼父親的就是拉希姆);另一方面他希望改過自新,隱瞞父姓,甚至把殺父者視為師父。他想當「好人」,身份的轉化需要對舊我的否定,所以他期望接過拉希姆的棒,就有弒父的意味。但當上劊子手的話,不是跟艾曼本身的懲教理念相衝突嗎?

但是社會仍然重視出身,多於個人的努力和意願。紀律部隊要查家底,所以艾曼須違例瞞報父親身份,「洗底」便不徹底,矛盾只是被壓抑而非消除,終有反彈的一刻:拉希姆得悉真相後感到被背叛,跟艾曼翻臉;艾曼也道破拉希姆關心死囚的偽善,因那只是讓自己內心好過一點,那終究是殺無赦,意味著「翻身」之不可能。結果這危機要靠第二次的「父親死亡」來解決:拉希姆在揭發艾曼前意外身亡,後者隨即接棒──但他最後能否下決心當個劊子手呢?

導演在此留白;似乎艾曼面對的矛盾只是延宕,而沒有消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