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7年1月20日 星期五

書評:《第四次國家革命:重新打造利維坦的全球競賽》

如何跟哥斯拉打交道:《第四次國家革命:重新打造利維坦的全球競賽》



[原載於《香港01》周報,2017年1月13日]

以巨獸比喻國家政府,不如說哥斯拉,有時是毁滅一切的巨獸,有時卻是守衛者。《第四次國家革命》的核心問題是國家為甚麼會出現,而且怎樣才能是其所應是。作者不認為國家是必然之惡,而是正面地論證國家是因其實際功能而存在的。問題是國家也可能會淪為腐敗低效、壓迫個人自由的惡獸。


作者先從理論中的「國家」切入,自17世紀的霍布斯的《利維坦》說起。國家出現是為了讓人們擺脫人人為敵的亂世,轉為在一個穩定求存的政治秩序中生活。19世紀的彌爾則強調個人自由的可貴,提倡小政府,以精英取代庸腐的官僚。到了20世紀,韋伯夫人提倡的福利社會逐漸成為西方主流,更講求機會平等和免於匱乏的自由。但政府漸漸變得冗贅低效,在20世紀晚期,由佛利民主張,列根和戴卓爾夫人推行的改革出現,著力縮小政府體制、降低政府干預、削減福利,但作者卻認為這「第四次國家革命」未竟全功,政府開支和干預往往不降反升,在面對資訊科技革新和亞洲模式崛起的二十一世紀,西方社會亟需重拾那國家革新之大旗。


這本書的核心問題是:國家的限度在哪?這關係到更基礎的問題:國家因何存在?作者主張回歸彌爾,承接佛利民,高舉不受干預的個人自由之重要。但彌爾其實是效益主義者,最重視的社會大眾的福祉,而自由是一個重要的條件。不過使人失去自由的勢力不只是政府。本書討論範圍集中在國家內部,跨國層面的分析較少。然而各國人民,或曰「地球村村民」,皆活在一個眾多巨獸並存的星球上,牠們時而合作、時而衝突。此外,恐怖主義、疫症和污染等問題,於個人和國家層面都有衝擊,而跨國資本同樣可能是壓迫自由的巨獸,這些都不是單靠個別政府「瘦身」能解決的。作者對資訊科技的發展和鼓勵公民參與的民主改革寄予厚望,卻又提及巨獸藉著科技來伸展其維穩的爪牙,而選民又多是伸手索取福利的狂熱者,那麼科技和人民到底可靠嗎?箇中矛盾如何解決,似乎仍是有待處理的問題。書中眾多例子示了那些非國家、非資本、超個人的公民社會協作似乎是一種出路,只可惜未有詳細整全的論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