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請點讚Facebook 專頁: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短評Instagram:bruce.film.cat

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影評:《情繫海邊之城/海邊的曼徹斯特》:逃避不可恥且有用

[原載於AM730,2017年2月28日]























(劇透)

看《情繫海邊之城/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宣傳,還以為是溫情脈脈的愛情及親情故事,怎料完全不是那回事。Michelle Williams只是出現寥寥數場,故事不浪漫也不溫情--但完全沒有「中伏」感覺。這齣戲的主題是傷痛,低調壓抑,卻有令人驚喜的顛覆性。近年「療癒系」文化有市場,可以帶觀眾跟主角共同經歷克服創傷的歷程,但《情》反療癒,也反戲劇,卻十分好看。為甚麼呢?


反戲劇:叙事結構並非坐過山車一般的起承轉合,男主角Lee的創傷經歷以插入回憶的方式鋪展,在觀眾期望他有轉機之時(例如跟姪兒建立感情、與前妻和好之類),卻反高潮,然後彷彿返回原點。勾起Lee喪親回憶的事件,是再次喪親。叙事結構像大海波浪,一下一下的重複著,缺少典型戲劇的高潮和解決。情節發展雖有別於觀眾慣性,卻仍然動人,因為劇力不在於情節,而在於角色的情感起伏。

反療癒:眾多關於創傷的電影當中,有些是壓抑到最後悲劇爆破,更多是讓主角重新得力上路。《情》卻取第三條路:逃避。Lee的兄長猝逝,遺下獨生子,Lee是當監護人的最佳人選,他卻讓其他人收養;當年Lee一時疏忽家破人亡,今天前妻主動修復關係,他卻落荒而逃。他脆弱嗎?是的。他卸責嗎?不,是傷痛與內疚太深,無法療癒。但編導Kenneth Lonergan告訴觀眾:不要自毁,也不必療癒,逃跑吧!若療癒的正能量是幻想,事實是無力面對,那便不要面對。逃避不是問題,不要困在冰雪下的地下室裡,逃出去無邊際的大海吧!
=========================================================

小弟開設了Facebook專頁,把影評、劇評和書評文章收集其中,請各位友好多多支持,點一下讚:

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影評:留一口氣、點一盞燈:從《一代宗師》說到《都靈老馬》及《犧牲》

留一口氣、點一盞燈:葉問、食飯、世界末日


夜越暗,星越亮。悲觀盡頭,是希望還是絕望?

王家衛、葉問、尼采、貝拉.塔爾和塔可夫斯基可以怎樣拉起來一塊兒講?那根串起來的線是人世之苦難。這篇文章就是有關電影藝術中,人面對苦難的不同面貌。

這也一個悲觀但不想抑鬱的人的掙扎式思考
=============================================================================
王家衛的《一代宗師》有一句話意味深長:「憑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這是八卦掌和形意拳的宗師宮寶森敗給葉問之後所贈之言。這句話跟葉問師父陳華順在入門「上腰帶」儀式上的一句話互相呼應:「一條腰帶一道氣,[…]以後你就憑呢啖氣做人。」腰帶跟燈的意象明顯有傳承之意,但我對「一啖氣」更感興趣。
《一代宗師》講的是大時代中的武林。如果傳統武俠故事中往往是有關誰當武林盟主、誰是天下第一的話,《一代宗師》和甄子丹主演的《葉問》則可能是反武俠的。在有槍炮的世界,一個人即使成了全世界最強的武者又有何意義?《葉問》中最教人熱血沸騰的對白,是葉問在日軍武道場說「我要打十個!」然後大獲全勝。下一幕,葉問提著那袋沾染了同胞血的米,獨自步行回家,沒有半點亢奮。一輛載著日本兵的軍車迎面駛來,葉問只能縮在路旁,看著侵略者絕塵而去。《一代宗師》有一幕很相似:在武林夙負盛名的葉問在金樓拒絕了日軍招安。他說自己不怕窮,而且朋友多,即使沒錢也能捱一年半載--實則是窮到要吃人家的剩菜。上一幕才剛顯露了風骨與帥氣,下一幕提著剩菜回家時,迎面走來一列日本兵,葉問還是要避過一旁。
傳說中的英雄在山巔比試,但葉問眼中的高山,不是宮寶森,不是一線天,是生活。他不為五斗米折腰,但人家的剩菜不夠他養活家人,最終餓死了兩個女兒。
一個血肉之軀,面對著大戰爭,面對著陷落的時代,武功強絕有甚麼用.... 
全文:http://wp.me/p8iPwg-g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