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最新文章收錄於Medium平台,歡迎移步參觀: 《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2018年12月25日 星期二

古惑仔之狙擊無敵奬門人(又名《黃金兄弟》)




作為一齣聚焦香港黃金時代情懷的作品,《古惑仔之狙擊無敵奬門人》應該會勾起一眾大叔的回憶。相信看過馬來西亞經典電影《新警察故事之人在江湖》*的觀眾都知道陳浩南其實是臥底,而山雞等一眾兄弟則被捕下獄。後來我們發現原來大天二(原名梁笑棠,又名梁二)原來也是臥底,並以「Laughing哥」之名繼續執行任務。到這一集,終極真相揭露,原來不單連山雞、包皮和大頭仔都是臥底,連他們在社團中的奬門人韓琛也是臥底。
韓琛於另一臥底佈局中任務失敗,於是詐死並改名換姓,另選人材繼續臥底任務 (例如潛入電視台當藝員)。韓琛從前任手下劉健明身上得到啟發,相信本來是黑社會的臥底加入警隊之後都會變得「我想做好人」,所以再培育陳浩南一伙。怎料當中的Laughing經歷反覆多重的臥底經歷後出現身份危機,有時也有「我想做壞人」的意念。有些人看他很貪錢,其實是誤解;看他在這齣戲最後搶了整箱黃金也只是用來收藏而非套現便知道。


為甚麼一眾兄弟會反目成仇呢?其中一個主因是十隻手指有長短,但奬門人為免傷和氣,兄弟之間有甚麼爭端,到最後永遠也只是「打和」,於是認為自己最有計謀和貢獻的Laughing深深不忿,希望幹一單「大茶飯」叫他們刮目相看。
另一種爭端則源於人物性格的缺點:看過漫畫原著《古惑仔》的朋友都知道陳浩南最擅長的就是Chok樣扮型,而且累事頻頻;而這裡的山雞則和原著的趙山河相反,完全沒有主見,絕對沒有能力成為毒蛇幫幫主。為了配合陳小春的本色演出,山雞的角色被改為魯莽衝動的行動派,其實只是一直欠缺自信而受人(i.e.陳浩南)擺佈。若不是陳浩南隨手一撥,山雞早已一槍了結了Laughing,他們也不會有之後的麻煩;但陳浩南一出手,犯下了極低級的careless mistake,使山雞幾乎打死了奬門人。
明明犯錯的是陳浩南,但內疚自暴自棄的卻山雞。山雞不是不知道這真相,但他自慣了當「受」,唯有繼續自責。當「攻」的陳浩南為了安慰他,唯有自首進警局,因為他知道山雞 (陳小春)腦袋不靈光,不會想到陳浩南本來就是警察,回警局也只是報到並接受新任務。戲裡所說的「今生來世」其實不是陳套之言:陳浩南和山雞前生就是大俠霍元甲與陳真**,生生世世攻受之關係是不會變的。

「打和」能解決世界一切紛爭

五年之後,山雞仍未學精,當他再次見到坐在輪椅上的韓琛時,自責得跪了下來。但他沒有想一下:當日韓琛是肚子中槍,為甚麼會變了下身癱瘓呢?是不是只是年紀老又肥胖而導致的其他病症所致呢?不要緊,奬門人知道,只要說一聲「打和」,甚麼也可以解決。
這時候的韓琛仍然相信Laughing和劉健明一樣,內心裡其實都仍然想「做返個好人」,所以要陳浩南他們把Laughing請回家吃團年飯。但他忘記了Laughing和劉健明一樣陷入了身份危機當中,不能自拔。當陳浩南他們去找Laughing時,Laughing卻自己去了找奬門人,看看他是不是又只用一句「打和」了事。怎料奬門人的鄰居、空手道宗師愚地獨步***誤闖進來,更因為語言不通而跟Laughing的手下——「秦國八大金蒙空」之一的拳王周比利打了起來。

愚地獨步由倉田保昭飾演

人們都以為這齣戲的導演錢嘉樂只懂搞笑和飛車,其實他還是個悲劇大師,在《古惑仔之狙擊無敵奬門人》中安排的幾場槍擊事件,全都是誤會或失誤所致,令劇情發展至無法逆轉的血流成河,但全都屬於「本來可以唔使咁」的事件。總之奬門人就死了,Laughing想不當壞人也不行。
陳浩南、山雞、包皮和大頭仔硬闖Laughing在長洲東堤小築的大本營;若他們不是殺紅了眼,應該會察覺到一些細節,知道其實Laughing仍然「有得救」,仍有「打和」的機會。但因為錢嘉樂一心創作悲劇,擺脫奬門人的「打和」魔咒,所以注定結局是因誤會而致命。


有甚麼細節是陳浩南他們忽略了的呢?當他們看見成噸金放在大廳中間,只想到Laughing貪財,卻沒想到他沒有把黃金套現,是睹物思人念舊情的表現。然後Laughing躲進收納黃金的透明金庫中;這金庫表面上是用防彈玻璃製成,其實只要你細心看看陳浩南和Laughing隔著「玻璃」對質一幕,「玻璃」不單無法隔音,也可以清楚見到陳浩南每次用手㪣一下那塊「玻璃」,「玻璃」都會震動。所以那塊最多是經過強化的亞架力膠片,只是陳浩南他們用的槍彈品質太差勁(不排除有承判商偷工減料)。
結局看似是Laughing引山雞一槍打死了自己,但因為不是一槍爆頭,他們不知道Laughing穿著了避彈衣,詐死而已。Laughing選擇山雞來下手,也是看中後者不夠聰明、易於受騙。後來傳說Laughing以另一身份繼續尋找真我,不過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Bill Leung即梁笑棠/梁二/大天二/Laughing哥

*《新警察故事之人在江湖》之香港上映版本被改名為《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並因電檢而刪走男主角陳浩南真正警察身份的情節。
**霍元甲及陳真前生則為天地會總舵主陳近南與青木堂韋小寶,所以轉世兩次後之陳浩南與山雞歸入洪門實在順理成章。
***愚地獨步和韓琛不打不相識,三十多年前當韓琛以「羅漢果」之名為警隊裡的曹Sir當臥底時便曾經交手。年輕時的愚地獨步是「暗黑之門」旗下殺手,敗於臥底「 鷓鴣菜」手下後改邪歸正。「 鷓鴣菜」其實也是大頭仔武學上的師父。詳情請參考《古惑仔前傳之夏日福星》;另外成龍飾演的警員陳家駒,即「 鷓鴣菜」的師弟、《舊警察故事之A計劃》的主角,其實是陳浩南生父,不過陳家駒不認他也不養他(原因未明),所以陳浩南幾乎學壞,幸好有「羅漢果」韓琛不忍心而讓陳浩南歸入門下。

左為年輕時的愚地獨步,右為鷓鴣菜
陳浩南前世再前世是陳近南,睇個樣都知

2018年12月9日 星期日

《十年日本》不是亞洲版《黑鏡》

   

以臨近的未來為主題的《十年》從香港獨立製作衍生成亞洲系列,相繼有台灣、泰國和日本版,支持新一代電影創作,已陸續在各地電影節中登場,最近登陸倫敦的東亞電影節。有傳媒把《十年日本》和科幻單元劇系列《黑鏡》比較,我在看過前者劇情簡介後也有同感,但看戲之後則覺得差異甚大,題材或有相似,但創作的意向和風格皆大相逕庭,惟《黑鏡》的擁躉對《十年日本》未必會感到滿意。

《黑鏡》風格比較陰沉,對暴力與性的描寫直白,有濃縮的戲劇性。論科幻想像力及口味奇特,日本人只會比西方人過之而無不及,但《十年日本》由是枝裕和擔任監製,雖然有五個導演各自負責一個單元,風格相對一致,都是帶點憂鬱的日式清新。當中《DATA》講女兒偷看亡母的「數碼遺產」,即其生前的影音紀錄,不期然令人想起是枝裕和的《下一站,天國》。以「老人安樂死獎勵計劃」為題的《PLAN75》則與「把年邁父母背上高山等死」的經典《楢山節考》遙相呼應。

《十年日本》的故事其實都帶著社會批判性:《那是看不見的空氣》的日本人因為地面受污染而避居地下世界,未見過陽光的孩子則渴望外逃,和《惡作劇同盟》對學生「老大哥」式的全面監控其實都牽涉成年人以「都是為你好」之名對下一代施加的轄制,與人嚮往自由的天性衝突。《那是看不見的空氣》是政治性最明顯的,以徵兵為題,焦點卻旁落被撤換的宣傳品設計師身上。有趣的是這五個單元最終都沒有尖銳的批判,總是留有餘地,結論開放而曖昧,視覺風格亦淡然克制。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8年11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