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最新文章收錄於Medium平台,歡迎移步參觀: 《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2019年3月27日 星期三

《月事革命》:衛生巾給她們自由

看到一個網上笑話:有男生一直以為月經是藍色的,因為他看電視衛生巾廣告中,衛生巾吸著的液體都是藍色的。還有笑話個是黃子華說的:他看電視廣告,以為女性只要戴上衛生巾,便可以活得自由奔放。於是他試著自己戴上衛生巾,看看有多自由奔放。衛生巾和自由的確關係密切。最少在某些缺乏言論自由的國家,這個衛生巾笑話是不能出現在舞台上的。在很多地方,月經仍然被視為禁忌,經期中的女性也被視為不潔,月經成為了她們身上的無形枷鎖。
剛拿到奧斯卡獎的《月事革命》,就是以印度農村的月經禁忌為題材,並以女性經營衛生巾工作坊的故事為主軸。中譯片名難以帶出原片名 Period. End of Sentence 語帶雙關之處;電影以一連串的難以啟齒開場:「月經是甚麼?」被問及的女性若非尷尬地笑,就是害羞的沉默,而男性的回答則顯示了他們的無知。
很多印度農村女性並無衛生巾可用,因為市面販售的衛生用品太昂貴,所以只能用上破布、灰土和樹葉等材料。重點是,她們的切身需要不獲重視。直至有一個叫Muruganantham的男人,不忍妻子使用那些骯髒的破布,決意自己研發廉價衛生巾,那怕成為全村人的笑柄。最後他研發成功,取得了別人的接納,繼而是認同,最後是國家的表揚。他的事蹟被拍成了電影,成為了世界聞名的「護墊俠」(Padman)。


Muruganantham本尊在《月事革命》也有露面,卻不是主角。他留下了他研發的衛生巾製造機,並示範使用方法,之後便功成身退。電影把重心交還予經營衛生巾工作坊的農村女性,描寫她們如何從製作到營銷,一步一步走來;有人賺到錢去報讀警校追求理想,有人則贏得丈夫的尊重。
衛生巾的確和自由關係密切。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9年3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