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al Critique of a Hong Kong Christian

最新文章收錄於Medium平台,歡迎移步參觀: 《我不是貓:影評.劇評.書評》

2019年5月22日 星期三

《辣手騎警》( 緝狂公路):退休公務員的就業出路

公路電影早就不屬於浪子與罪犯了;這次在路上的是對付他們的敵人。《辣手騎警》(緝狂公路;The Highwaymen)是犯罪電影經典《雌雄大盜》的逆轉版本,從警察的角度看來,邦妮與克萊德(Bonnie and Clyde)不是美國大蕭條時期的俠盜羅賓漢,只是一伙殺人狂。


這齣戲籌備已久,最初由環球影業投資,主角人選是《神槍手與智多星》( 虎豹小霸王; 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的保羅紐曼及羅拔烈福。結果一拖十數年,電影由Netflix接手,改為《與狼共舞》的奇雲高士拿和《天生殺人狂》( 閃靈殺手)的活地夏里遜擔任男主角:兩位阿爺級人士,年輕時擔任德州騎警,殺匪無數。不知是因為邦妮與克萊德太厲害,還是現任警察太窩囊,警隊唯有寄望「隱世高手」出山。其實兩位長者已是百發八中、「槍法無神」,仍冒著生命危險重新上路 — —不知是否因為聽說「六十歲也可以是中年」,找工作又不易,當然不會放過再次證明自己的機會。

雖然《辣手騎警》有提及大眾把邦妮與克萊德視為英雄,卻沒有探討其社會時代因素,只是從警察的視角呈現為大惑不解的奇怪現象,透露出一種尋求秩序、以暴易暴,但對社會問題的結構性根源沒興趣的保守意識。

公路電影傳統裡,主角的內心歷程及其外在旅程通常是一起進行的;《辣手騎警》描寫了曾經叱吒一時的老牛仔複雜的懷舊心態,和悍匪同樣是殺人無數,只是身份不同、對象不同;也有做錯事的時候。電影對這內外雙重歷程的描寫在中段稍為拖沓,卻未算深入,在兩個主角之間亦偏重了奇雲高士拿所演的Frank Hamer,的確是有點老態。

[原載於am730「730視角」2019年4月16日]

沒有留言: